资讯

LED年终盘点“十宗最”: 最“失意”四大上市公司

数据中心
来源:高工LED |Maggie |2018-12-29 14:38:19

  418908135634493103.jpg

       2018年,对于众多LED企业而言是较为艰苦的一年。受传统通用照明增长乏力的影响,今年前三季度诸多LED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放缓。

  再加上行业竞争日趋激烈,中美贸易战导致国际出口形势突变。与此同时,原材料价格上涨、环保政策趋严、人工成本上升,“内忧外患”致使LED企业面临的生存环境更加严峻。在此背景下,行业集中化表现得更加明显。

  LED芯片端,“一超多强”局面已经形成,三安龙头地位愈发稳固,华灿、乾照奋力追赶,各有优势,而聚灿光电上市后业绩即“变脸”,形势严峻;封装端,木林森规模日益庞大,在国际中均占一席之地,鸿利智汇、国星光电等厚积薄发,旗鼓相当,长方集团则兜兜转转,业绩不明朗;照明应用端,欧普照明发展迅猛,独领风骚,雷士照明则停滞不前,转型艰辛;显示屏端,各家企业各领风骚,联建光电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  业绩“变脸”,聚灿光电遭遇高管减持潮

  主营业务为外延片、LED芯片的聚灿光电,于去年10月26日正式登陆资本市场。但是上市之后,聚灿光电的业绩并不理想,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241万元,出现亏损。

  今年第三季度,聚灿光电的亏损幅度进一步加大。聚灿光电三季度报告显示,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.79亿元,同比减少20.26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8274.92万元,同比减少189.17%,且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业绩将亏损。

  不得不说,LED芯片产业的竞争已经日趋激烈。三安光电、华灿光电以及乾照光电等几大芯片厂商都在大举扩充其产能,体量偏小的聚灿光电面临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。今年上半年,聚灿光电毛利率下滑10.55%,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,LED芯片价格面临着进一步下滑的风险。因此,对于聚灿光电需要思考的是,如何有效应对来自芯片产业的竞争。

  不仅如此,聚灿光电股东频频质押套现也被质疑。自2017年11月22日起,聚灿光电第五大股东开启了第一笔股权质押后,其它股东陆续走向了股权质押套现之路。如今,聚灿光电股价已经由高峰的40.1元/股跌至如今的12.06元/股,随着股价的不断下跌,其控股股东所质押股票也多次触及平仓线。

  作为LED行业的上市“新贵”,短短一年沦落至此,聚灿光电该如何自救?

  实控人易主,长方集团未来业绩“不明朗”

  2018年,对于长方集团而言,可谓是“多事之秋”。今年,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,业绩也没有多少起色,而且还因业绩压力“黯然”退出教育行业。

  今年3月27日,长方集团原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邓子长、邓子权、邓子华、邓子贤兄弟与南昌光谷集团、南昌鑫旺资本分别签署了《股份转让协议》。今年5月25日,长方集团公告,邓氏兄弟已将其持有的9.9326%、7.5%的股权正式转让给南昌光谷和南昌鑫旺。此后,邓氏兄弟、南昌鑫旺分别将部分及全部表决权委托给南昌光谷,南昌光谷在上市公司中拥有的表决权占比达29.99%,已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,南昌光谷的实际控制人王敏随即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新的实控人未能带领长方集团走出业绩泥潭。据其《2018前三季度报告》显示,前三季度长方集团营业收入11.78亿元,同比下滑11.36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.04亿元,同比下滑85.08%。此前,在巨大的业绩压力之下,长方集团于2016年开始向教育产业进军。

  然而,长方集团的教育之路走得并不顺畅,两年时间过去却没有多少进展,曾经寄予厚望的教育产业反而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累赘。据长方集团2017年年报显示,去年长方教育营业收入仅67.65万元,净利润为-447.91万元。教育产业业绩的不景气给长方集团浇了一盆冷水,让进军的冲锋号变得呜咽。

  今年,长方集团决定退出教育行业,并将重心放在LED主业之上。在注销长方教育之后,长方集团将继续推进LED领域及离网照明领域的发展。

  差距被拉大,雷士照明开启转型之路

  在中国照明行业,雷士照明可以称得上行业“老大哥”。此前,雷士的品牌和照明灯具在市场端都获得了广泛认可。在吴长江时代,雷士照明在市场上颇具几份锐气。

  只是如今,曾经在体量上相差不大的欧普照明近年来发展迅猛,与雷士的差距越来越大。欧普照明上半年营业收入35.28亿元,同比增长17.21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.58亿元,同比增长38.37%。而雷士照明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19.74亿,同比增加3.4%;毛利5.43亿元,同比下降1.7%;母公司拥有人应占期内利润9185.1万元,同比下降38.0%。

  早在2015年之前,欧普照明和雷士照明两者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如此明显,2015年欧普在营业收入上仅比雷士多出6亿左右,而如今欧普已经是雷士的近2倍,差距不可谓不大。而且,此前体量稍稍落后的佛山照明,今年上半年也已经实现反超;三雄极光与雷士的差距也在逐渐缩小。

  不得不说,雷士照明近年有些“停滞不前”。为突破发展瓶颈,改变现有局面,雷士照明决心开启转型,制定了从制造型企业向分销渠道型企业转变的发展战略。首先,雷士照明决定将国内制造型资产(惠州雷士)出售给德豪润达;其次,雷士还不惜重金收购渠道型企业:蔚蓝芯光和香港怡迅光电,加速向渠道型企业转型。

  不过,在与德豪润达签订相关协议之后,这一重组至今并无实质性进展。由此可以看出,雷士照明的转型之路还颇为艰辛。

  业绩不达标,联建背负高商誉减值风险

  LED显示屏领域,可谓是“七国争霸”。利亚德在体量、市值均最大,强力巨彩拥有国内最完善的渠道网络,艾比森在海外市场实力不容小觑,洲明科技蓄势待发。

  联建光电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“危机”。首先,疯狂“买买买”让联建光电背负高额的商誉减值风险。过去几年,联建光电累计耗费54亿元买了13家公司,收购标的的净资产只有7.92亿元,因此形成了46.37亿元高额商誉。2017年年报显示,联建光电共计提商誉减值损失5.58亿元,主要是业绩完成差异较大的被收购公司,力玛网络、励唐营销、分时传媒分别计提了1.81亿元、1.34亿元和1.17亿元的商誉减值。

  其次,公司实控人质押比例过高,面临严重的爆仓风险。截至2018年9月,实际控制人刘虎军持有公司股份11715万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%;累计质押股份占其直接持股总数的99.486%,几乎全部质押。由于资本市场行情不太好,再加上业绩压力和商誉减值风险,联建光电股价一路狂跌,实控人的质押已经爆仓。

  在此万分紧急时刻,公司实控人刘虎军选择出让股权,引入新的投资者来度过危机。拟引入的股东为广东南方新视界传媒科技有限公司,其实际控制人为广东省人民政府。假如真能引进这样的国企,说不定可以解决联建光电的目前危机,且拭目以待。


*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筑慧宝立场。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(筑慧小妹)。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,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,也不构成任何商机建议。